药融圈产学研考察团走进沈阳药科大学--暨药物制
首页
阅读:
admin
2019-09-07 04:38

  4+7背景下,药物研发进入了制剂创新的时代,新型高端制剂的研究,已成为了药物创新的前沿。沈阳药科大学1931年诞生于江西瑞金,其前身是中国工农红军卫生学校,是一所具有光荣革命传统的高等医药学府。学校以

  4+7背景下,药物研发进入了制剂创新的时代,新型高端制剂的研究,已成为了药物创新的前沿。沈阳药科大学1931年诞生于江西瑞金,其前身是中国工农红军卫生学校,是一所具有光荣革命传统的高等医药学府。学校以药物制剂见长,先后向省内外医药企业转让新药证书137项,其中一类新药10个,与位于南京的中国药科大学南北交相辉映,并称“北药南药”。

  2019年8月29日,药融圈产学研合作考察团(包含35位来自全国各地的总经理级别的企业负责人)走进位于中国药都(本溪)的沈阳药科大学,与本溪市人民政府及沈阳药科大学、本溪市高新区共同举办”沈阳药科大学药物制剂专场对接研讨会”,旨在通过药融圈链接企业和高校,促进实验室成果向产业化转移。

  对接会上,本溪市高巍市长,高新区管委会魏志辉书记,卢伟主任,沈阳药科大学程卯生副校长、药学院方亮院长等领导与100余位企业家进行深入交流。本次产学研对接共计展出沈药科研成果207个,研究平台7个,涵盖药物制剂、药物分析、新药、仿制药及研究服务等项目,对接会上,总体项目介绍之后,多位优秀老师就自己的项目做了详细展示,丙戊酸钠缓释片项目,工业化抗肿瘤纳米靶向制剂的研发,三类化药原料药与制剂的研究与开发等等,品质之高,现场初步统计达成数十个合作意向(仅统计药融圈带队的35位企业家,单个企业家拥有多个意向)。

  中国药都位于辽宁省本溪市,是辽宁省举全省之力重点打造的生物医药产业聚集区,吸引了上海医药、上海绿谷、华润三九、日本卫材、大熊制药等国内外知名企业入驻,承担国家“863”“973”及国家新药创制重大专项110项,拥有在研品种374个。中国药都以“产业+高校+城市”三发驱动,已聚集沈阳药科大学等6所高校,是国内固定区域高校数量最多的区域之一,营造了良好的政产学研融的生物医药发展创新环境。

  产学研近年来呈现良好势头,据2017年对国内2766所高等院校产学研统计,共签订35万份合同,合同金额累计750亿元,相对于2016年呈现上升趋势。但通过进一步调研发现,国内产学研合作落地效率不高,大多数合作并没有产生最终预期成果。究其原因,正如沈阳药科大学药学院院长方亮所言,高校和企业在思维方式、研发合规性、工作任务安排方面都存在巨大差异,多数产学研合作中断或不了了之是因为双方的预期没有有效管理,同时缺乏一个第三方专业的产学研服务平台来整合优势资源、监督项目进展及承担信任纽带功能。曾参与一类新药埃克替尼早期研发的北京逸诚医药总经理韩彬是企业探索产学研合作之路的老兵,他提到,逸诚医药从成立之初就重视产学研合作推动公司高质量发展,但先后与国内多家高校及科研院所合作均没有达到预期,产品研发进度缓慢以至于错过最佳上市期。产学研合作的问题还在于企业和高校本能地认为自己最了解对方的需求和能力,在早期论证不充分的前提下仓促上马项目,最后造成高校产出了大量先进的产品,但却不是企业认为能产业化的。因为体制的不同,考核目标的差异,单凭网络只言片语的情报企业和高校很难真正认识对方,无法做到最高效匹配优势资源。只有充分了解企业和高校的各自想法才有助于产学研的预期管理和合作推进。

  针对产学研目前存在的问题,如何从根本上解决,显得尤为重要与迫切。在药融圈创始人王波先生主持的“产学研最后一公里“圆桌讨论中,与会校企嘉宾就产学研问题进行探讨各抒己见,集思广益。(篇幅有限,仅摘录部分嘉宾的观点)

  首先,很多企业在产学研合作上普遍存在误区,认为自己出了钱就不用做其他工作。实际上产学研合作需要高校和企业结合各自优势共同开展工作。高校擅长于解决关键技术或阶段的问题,而临床申报和临床研究等合规条件下的研发则是企业的强项。其次,相互了解和信任至关重要,相互了解才能匹配到拥有互补资源的企业,相互信任才能在项目遇到坎坷的时候不离不弃,比如我们和石药的合作中已经拿到了5个新药证书,结出了丰硕的果实。

  近些年,产学研合作发展迅速但多数项目落地还需进一步开展工作。产学研合作不能是空中阁楼,闭门造车,要加强各方的沟通交流,根据时代需要和市场需要进行选题立项。部分高校课题组为了研究生尽快发论文,选题立项太老或太容易,市场化应用价值不大,一定程度上造成了高校握着大量项目等待转化,企业拿着资金到处寻找项目,但是相互之间无法达成有效合作的尴尬局面。

  广东健全药业吴兰生总经理:高校研发重视机理机制创新,市场更关注产品的市场认可、医生认可、患者认可程度

  首先,无论是企业还是高校,在研发过程中很容易将关注点放在机理创新,因为我们过度追求先进性。但是进入市场后,我们面对的不仅仅是产品的先进性,也需要被市场认可、患者认可、医生认可并且能够较为容易实现大规模生产。其次,企业是资本市场的一员,支持企业走得更远的不是现有效益还不错的老品种或长期依靠别人的技术产出的高附加值产品,而是建立自己的核心技术平台,形成自身企业的科技壁垒。产学研就是一个为未来公司积蓄能量的重要途径。

  沈阳药科大学药学系主任唐星教授:产学研合作并非有钱就能做,需综合考虑双方的技术匹配度和财力匹配度

  首先,产学研合作要考虑技术匹配度和财力匹配度,通常产学研合作需要大量资源和精力投入,并且需要较长一段时间进行研发攻关,不能急功近利,如果资源投入和技术水平不足很容易产生项目虎头蛇尾。其次,合作需要全链条考虑,一方面研发技术,资金资源能不能满足需求,另一方面是临床是否有出口,有出口就可以干,没出口干了也是白干。

  沈阳药科大学药学院教研室主任毛世瑞教授:产学研合作校企同频很重要,企业需配备专门的科学家团队与高校一起攻关

  产学研合作中希望企业能够配备专门的团队与课题组随时保持连线,最好企业方面的负责人是科学家背景,这样有利于项目的沟通以及在遇到困难时候能够协调双方资源进行解决。

  沈阳药科大学王淑君教授:高校的项目多数集中在早期研究,需企业具备非常高的专业程度,拥有一双发现金子的眼睛

  研发可以分为研究和开发两个阶段,高校擅长的是研究阶段,通过长年累月的研发积累,不同课题组在其擅长领域拥有大量的产品和成熟的技术。但在高校和企业对接过程中少了一环:谁来发现高校中优秀的种子?一个种子在需要的人眼中是金子,在不需要的人眼中就废品,目前缺乏一个专业的第三方平台来帮助企业发掘种子的价值。建议多开展类似药融圈产学研对接活动,融合高校和企业。同时建议高校课题组更进一步,按照监管部门和企业的合规要求,将数据形成可申报或类申报的材料,这样能增强企业对项目的信心。

  产学研一直是沈药重视的一个发展方向,也在不断积极探索和企业的双向合作。对于产学研,我们有如下几点思考,首先,高校往往擅长关键技术或阶段的攻关,但在高校内完成合规化工作比较困难,因此合规化工作应在企业中开展以适应监管部门的要求。其次,一个技术或平台的建立需要长期的积累和投入,往往需要十余年之久以及数代师生的心血。但是在以往的合作中我们发现,部分企业对技术信心不足或者对未来风险的担忧试图以极低价格获取高校技术和品种的权利,亦或者采用少量资金先期合作的方式进而窃取高校技术或成果,造成了高校对企业的不信任,进而阻碍了产学研进一步发展。再者,我们现在已经充分认识到科研成果产业化对学院及学校的作用,横向课题和纵向课题同等重要,并且我们已经形成共识,发表文章不是唯一的考核指标,我们现在思考最多的是既要发表高分文章,也要科研成果能落地转化,这要求我们懂企业,懂市场,更要懂病人的需求。

  药融圈创始人王波先生针对嘉宾提出的疑问以及当前国内科技成果转化不足1%的现状提出,产学研是未来生物医药创新的巨大宝库,但帮助高校和企业对接项目或签订合同只是万里长征第一步,后续需要更多资源要素持续注入、严格的项目进度控制、成熟的项目研发服务配套及搭建合作各方信任的纽带。更为重要的是,所有的产学研合作一定要能够真正解决市场未被满足需求,不能为了产学研而产学研,同时要充分了解各方要素的需求,设计合理退出机制。产学研落地不是简单校企对接,未来产学研模式将以集约化、智能化、平台化、模块化为主要特征,由专业从事产学研的第三方平台充当各方信任的桥梁,依托大数据从海量需求中主动匹配最佳的高校、企业、资本等资源合作伙伴,同时平台拥有的各种类型服务模块将高效低成本助力每一个项目的进展。统筹兼顾,从全局研判项目的未来市场及把控项目进度,协调资源在平台上高效配置和转化,帮助每一个实验室的研究成果快速走向工业化,解决未满足的临床用药需求。

  此次药融圈沈药之行中76%企业家均表示了合作意向,欣喜的同时大家也认识到当前产学研发展普遍存在的问题:高校产品技术不好卖,企业拿着钱找不到好产品,产学研合作多数靠熟人介绍,校企合作缺乏信任纽带的尴尬境地。在政府、高校、企业和药融圈多方会谈中,大多数与会嘉宾认为产学研合作最关键步骤是建立各方信任的纽带,增加校企之间交流互动的频率,整合产学研项目所需的高校/企业/政府/资本要素,同时能够通过专业的数据调研研判项目的未来市场需求,瞄准市场认可、医生认可、病人认可的未满足临床需求。综合多数嘉宾提到的观点,产学研推动的重要点是,需要信任的纽带,需要持续加强沟通,充分了解。药融圈将继续组织产学研对接活动,为增进校企沟通交流,增加科技成果转化,为打破产学研最后一公里,实质上解决产学研面临的问题持续努力。